当前位置:株洲新闻在线 > 社会民生 >

云南临沧与澳洲坚果的故事_生活

时间: 2020-10-18 05:32 作者:株洲新闻在线 来源:

  新华社昆明9月30日电 题:坚果奇遇记——云南临沧与澳洲坚果的故事

  新华社记者严勇

  澳洲坚果,又名夏威夷果,原产于澳大利亚。如今,通过近30年的试种、改良和扩繁,澳洲坚果在位于中国西南边陲的云南省临沧市又多了一个主产区,且规模效益正在逐步显现。

  有人把这个过程叫做“坚果奇遇记”,可种了近30年澳洲坚果的毕家富却并不认为这是一个偶然。他说:“在具备‘天时’和‘地利’条件的基础上,‘人和’因素起到了更为关键的作用。”

  毕家富年过七旬,是云南省临沧市永德县大雪山乡兴塘村人。论澳洲坚果的种植技术,他称得上是一把好手。不仅勤劳能干,他还爱钻研品种改良,种出来的澳洲坚果总是皮薄、壳软、果仁大。

  今年,毕家富近60亩坚果地有三分之一进入丰产期,最终收了6吨坚果。这在受前期干旱影响坚果树长势不好的情况下,已算是不错的收成,可他心里还是不太满意。“管护上应该更细心些,要不然不止这个产量!”

  实际上,毕家富对坚果树比任何人都上心。刚收完鲜果没几天,他就拿着剪刀往坚果地里跑,守着那些需要嫁接修枝的果树,一待便是大半天。针对退化的坚果品种,他还要进行改良。在村子里,毕家富是这方面的专家。

  有着大雪山乡“坚果之父”称号的他,是全乡第一个种植澳洲坚果的人。

  据《永康镇志》记载,1991年,分为五个品种的404株澳洲坚果苗在永德县永康镇红旗山开始试种。临沧市林业科学院坚果研究所所长白海东表示,这是澳洲坚果在临沧市种植史上的最早记载。

  当时,毕家富是南汀河农场的负责人,正领着乡亲们种甘蔗。1996年,正在地里干活的他打听到一个消息:红旗山种下的这批坚果树开始挂果。这让他有些好奇,没过多久就去了现场,摸到了这个他原先只在一本刊物上见到的果实。

  “和书上看到的一个样!我都没敢剥开。”毕家富回忆,从那次回来后,澳洲坚果便在他心里生了根发了芽。通过查阅资料,他了解到澳洲坚果管护成本低、经济效益高,是可以让人增收致富的“懒汉庄稼”。

  “我们乡和红旗山海拔相当,而且日照条件更好,不可能种不好澳洲坚果!”下定决心后,毕家富跑到市里,找农业部门要到了100株苗,随后在一片挨着水沟的甘蔗地里偷偷种了下来。

  2000年前后,存活下来的70多棵澳洲坚果树开始挂果,很多村民跑来看热闹。毕家富后来摘了40多斤果子,还卖到了20元一斤的好价格。“这东西市场大,有搞头!我想领着乡亲们一起干。”

  不过,对于从来没有种过的澳洲坚果,大多数村民都还持观望态度。“与甘蔗带来的稳定收入相比,他们不敢冒风险。”大雪山乡时任乡长李志忠说。

  当时,县里创办了糖厂,需要稳定供应甘蔗。毕家富只能边干主业,边发展澳洲坚果种植,这让他一度面临不少困难。“家人反对,村民也不看好。但我清楚,要想发展好一个新产业,就得付出艰辛。”

  2002年,大雪山乡开始实施退耕还林示范项目。澳洲坚果因属于常绿树种,迎来了规模化种植的机会。第二年,毕家富就开始自主育苗,还把它们分发给周边村民。很多人纷纷跟着开始种植。

  10多年过去,在大雪山乡,当初毕家富种下的100株苗已经发展到15余万亩,逐渐成为带动当地群众脱贫致富的重要产业。蚂蟥箐村的种植大户杨文柱说:“我家今年收了12吨左右的澳洲坚果,明年挂果会更多。”

  毕家富还办了一家澳洲坚果加工厂,今年采摘季收到了附近村寨送来的近200吨鲜果,经去皮、烘干、开口等程序后,包装成1斤一包的小袋。“一盒里面装5袋,能卖到200元。”他说。

  截至目前,临沧市的澳洲坚果种植面积已超过260万亩,居云南首位。“依托即将挂牌成立的澳洲坚果工程技术研究中心,我们将和有关科研院所加强合作,为广大种植户提供科技支撑,实现澳洲坚果生态价值和经济效益的最大化。”白海东说。

上一篇:陕西省气象台发布大雾蓝色预警_生活
下一篇:没有了